警界群英

闫伟:用生命博弈的排爆先锋

发布时间:2016-11-11 09:42:24 点击次数: [打印] [收藏]

闫伟.jpg

他是一名“排爆手”,训练中身材矫健、动作敏捷,工作中沉着冷静、勇敢果断。他一次次行走在危险的边缘,成功排除各种危爆物品。他就是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二大队一中队排爆民警——闫伟。

闫伟,男,1983年出生,中共党员。20058月从沈阳刑警学院警犬专业毕业,带着自己的战友警犬“亨利”来苏州警队工作。从防爆大队到警犬大队再到安检排爆大队,闫伟先后参与处置各类涉爆现场100余次,执行广州亚运会、南京亚青会、上海世博会、16+1苏州峰会、G20杭州峰会安保等各类大型活动的安检防爆任务200余次,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,个人嘉奖6次,今年还被评为“苏州市好青年”,并在团省委举办的“2016年我们身边的好青年”评选活动中入选“2016年江苏好青年百人榜”

每次排爆都攸关生死

2014.1.1涉爆案件”的“排爆手”是闫伟。到现在他的印象依旧深刻——“那是一次命悬一线的对抗”。当晚6点多,接到上级指令,要求他立即赶到可疑涉爆地点展开搜爆工作,闫伟和刚刚怀孕妻子打了声招呼就直奔现场开始工作。穿着厚重的排爆服,拿起仪器探测,他手中的探测仪突然显示警报,“有炸药!”更让他意外的是,嫌疑人因为熟悉电器焊接和电路原理,爆炸装置制作十分精密。面对这种情况,闫伟迅速冷静,拟定排除方案,凭借多年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,最终于当晚9时许成功化解险情。

对闫伟来说,每次行动都是一场生死赌局:赢了,可以平安回家,陪伴妻儿;输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执行任务时,身上那套35公斤重的排爆服,看似坚不可摧,但只经得起1米开外、1公斤TNT当量的杀伤力。每一枚未爆弹药或者不明爆炸物的稳定性都无法预测,为了精确拆解,“排爆手”的双手必须裸露或者只带一副薄手套。一旦遇到专业级爆炸装置爆炸,排爆服也只能保证排爆手留有全尸。

每次训练都十分刻苦

虽然当初学的警犬专业算得上和排爆有关,但在成为专业“排爆手”之前,还必须经过各项严苛的训练,“因为如果训练时技能掌握不精,遇到实战付出的就是血的代价。” 2008年进入安检排爆队后,闫伟放弃了所有休假时间,加班加点刻苦训练,钻研业务。以搜爆基本功的听力训练来说,学员需要熟记各种炸药成份,了解各式起爆原理,掌握各样安检排爆装备,每天训练至少七八个小时,“那时就像着了魔,成天嘴里絮絮叨叨的”,但是现在掌握要领后,他就可以快速甄别爆炸物并拟定处置方案。

从最开始对发现涉爆装置后的处置战术、技术一窍不通的“门外汉”,到如今定时炸弹、延时炸弹、遥控炸弹,每一种常见爆炸装置的内部结构都要烂熟于心;每一类爆炸物装药的“脾气”摸得清清楚楚,闫伟付出了常人难以接受的代价。最终,在参加公安部考核中,他顺利获得公安部颁发的《安检排爆合格证》;他撰写的文章多次在专业排爆技术刊物上发表,并在各类安检排爆工作中实现“零事故”“零差错”,成为苏州市的专业排爆骨干。 

2012年江苏省公安厅组织全省特警排爆大比武,比武前的转杯阶段,闫伟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,研发了“爆炸装置转移三架吊架”,比武过程中,他一人分饰两角,既担负现场的无线频率干扰工作,又负责爆炸物运输车辆的驾驶。最终,他所在参赛队以全省总分第一的成绩夺冠。

每次挑战都冲锋在前

闫伟说,每一名从事排爆工作的特警队员都面临着两个艰难的选择:涉爆案件发生时,去还是不去?剪除爆炸装置引线时,应该选择哪根导线?这样的选择无一不直面死亡,但不能犹豫,因为他的工作就是排除危险。事关重大,只要任务指令下达,闫伟总是选择冲锋在前。

20088月,支队接到涉爆警情,闫伟与战友“亨利”立即赶往案件地点执行搜爆任务,在人多物杂的候车室,“亨利”仍然极其灵敏地捕捉到了气味,成功辨别出可疑包裹,圆满完成工作任务;20134日,两家连锁餐饮接连接到匿名爆炸威胁,闫伟和“亨利”再次临危受命,逐间分店进行搜爆,成功排除爆炸威胁;2014年元旦,一辆三轮车上发现可疑包裹,闫伟接到指令后迅速赶到现场担任“主排爆手”,当时该爆炸装置已经处于代发状态,闫伟沉着冷静地将装置成功拆解,警察装置内包裹黑火药70克(相当于45TNT当量)和铁钉57枚,有极高危险性,一旦爆炸可能对近距离人员致伤致残,甚至致死;201538日,苏州一废品收购站发现废旧炮弹,闫伟接警后立即启动涉爆警情处置预案,携带专业设备赶到现场顺利拆解……

“每次出警,我都不敢有丝毫大意懈怠。我知道,任何小的疏漏,付出的将是生命的代价。因此,每一个警情我都会当真,每一次出警我都全力以赴。”穿上警服至今已有11年,闫伟从最开始接到任务时呼吸紧张,到现在拆解时能克制杂念,在每一个无声的战场中,他的选择始终没有变,,“因为拆弹排爆就是一场和死神博弈的谈判,谈判的成败,不但决定着自己的生死,也关乎别人的命运。”

每次成功都值得骄傲

2014545点,闫伟和队友们准时集合,准备进发苏州国际博览中心,那里第5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将决出最后一枚金牌。他和队友们承担当天赛场的安检任务。

活动开始前,闫伟要带领队伍将场内涉爆隐患清扫一空,审视检查每一个进场的人和包。虽然身处热闹的比赛现场,但精彩的赛事却离得很远。没人知道这十多年来他究竟安检过多少人、多少包;没有人知道,亚运会、亚青会、全运会、世乒赛、G20峰会他到底安检了多少面积;但自始至终,作为盛会保驾护航的安全隐患清道夫,闫伟和他的同事们丝毫没有懈怠。

因为多次被抽调赴全国参与各项支援安检任务,原定在200999日妻子生日当天领结婚证,因为突如其来的援疆任务被迫推迟;原本20101010日举办酒席,又由于亚运安保任务,无奈改期。去年11月,闫伟在执行16+1峰会安保勤务期间得知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患上了胃癌。一边是身患重病的父亲,一边是苏州有史以来最高规格的“16+1”安保任务,闫伟最终选择了留守工作。后来队领导得知此事后,特别批准假期让他回家探望。可守在父亲病榻旁的他还不停地电话汇总踏勘数据,沟通安保方案。知儿莫若父,病床上的父亲坚持让儿子回到工作岗位上。就这样,在陪伴了父亲短短三天后,闫伟匆匆回到了苏州,坚守在安检第一线。

妻子曾和闫伟说过,“每次你出任务,我都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就怕有意外!”闫伟坦言:“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也惧怕死亡。全国公安系统排爆员中受伤残疾甚至牺牲的不在少数,我也想过,说不定哪天也会轮到自己,但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干,我懂排爆技术,我不去干,让不懂的人去干,那不是更危险么?”

与死神交锋这些年里,闫伟觉得“排爆或许不是最好的工作,却是我无悔的选择,也是我最值得骄傲的事业!”